彩电巨头亏损多 技术混战或加剧行业寒冬

彩电行业的冬天已经到来。在这个寒冬,各个企业都在大打技术战,试图突围。中国彩电企业该如何在这场战役中脱颖而出,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彩电行业在“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政策的刺激下,经历了四五年的快速发展。然而,2014年市场形势突变,彩电行业发展放缓

彩电行业的冬天已经到来。在这个寒冬,各个企业都在大打技术战,试图突围。中国彩电企业该如何在这场战役中脱颖而出,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彩电行业在“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政策的刺激下,经历了四五年的快速发展。然而,2014年市场形势突变,彩电行业发展放缓,瓶颈期悄然来临。企业不同程度地面临着需求下降、市场疲软的困境。

业内人士认为,彩电行业的冬天已经到来。

国内巨头亏损更多。

从近期包括海信、TCL多媒体、长虹、康佳等一线品牌在内的彩电企业三季度财报可以看出,彩电行业形势严峻。

TCL今年前三季度销售收入194.94亿元,同比增长4.17%;亏损2.38亿元。

四川长虹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59.58亿元,同比增长11.13%;净利润为4.95亿元,去年同期为3.14亿元。

深圳康佳A更不乐观,三季度营收49亿元,同比下降3.5%;亏损达到5.55亿元,前三季度累计亏损约8.5亿元,同比下降1891.14%。

不难看出,在市场寒冬之下,这些彩电巨头的业绩相当低迷。

当然也有例外。近日,创维数码控股有限公司发布的半年半年报(2015年3月至2015年9月)数据显示,创维电视主营业务总收入161.12亿元,同比增长5.8%,净利润7.16亿元,同比增长5.5%。海信也实现了和创维一样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2015年前三季度,海信电器实现营业收入221.29亿元,同比增长4.91%。净利润9.28亿元,同比增长0.96%。

然而,创维和海信的闪光并不能掩盖彩电业整体的黯淡。

一份截至9月27日的中怡康数据显示,国内电视销量持续低迷,累计同比下滑14%。即使在中秋、国庆销售黄金期,电视产品零售额也达到373万台,同比下滑近7%。

面对日益严峻的市场形势,企业都在积极求变,以解决过冬的困难。早期的价格战让各大企业不堪重负,现在这种策略已经悄然退居二线。在技术领域厮杀,成为各大企业寻求突破的重要策略。

显示技术:ULED和有机发光二极管互相争斗。

彩电行业的技术竞争集中在ULED和有机发光二极管这两个新兴显示技术流派。

拥有ULED核心技术的海信和以创维为代表的有机发光二极管阵营之间的口水由来已久。

海信ULED被视为未来电视的希望,声称ULED加入了背光控制等自研技术,可以让电视的亮度和对比度大大超过普通LED背光液晶电视。

但以创维为代表的企业认为,有机发光二极管才是真正的下一代电视技术。这些企业认为ULED只是液晶电视的升级,彩电业有十年的更新换代周期。液晶电视在中国是2005年、2006年普及的,现在已经到了产业周期末期。

创维中国区域营销总部副总经理胡俊华曾说:“现在谁提ULED都是吹牛。”

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也表示,有机发光二极管在5年内很难在技术上有重大突破,大屏幕长期使用寿命和耗电量都存在问题,不可能成为市场主流。

企业之间的竞争也导致了行业内专家学者的形成。

据东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小华介绍,ULED仅在电视应用领域优于日韩OLED。海信的ULED显示技术在国际市场竞争中拔得头筹。

今年8月,东南大学的研究报告显示,三星SUHD、LG有机发光二极管、海信ULED的清晰度、色彩等10项核心指标对比研究显示,海信ULED的综合指数跃居第一。

业内知名专家刘步尘是有机发光二极管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有机发光二极管的卷曲和折叠特性远比它对图像质量的改善更有意义。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HS DisplaySearch的最新调查,2015年受许多制造商欢迎的有机发光二极管电视数量不到50万台。据中怡康预测,2017年有机发光二极管市场份额有望达到2%。

两大显示技术流派的互贬互损,两大阵营的长期内斗,也引起了观察人士的关注。中国传媒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告诉记者:“海信和创维围绕ULED和有机发光二极管的市场商战,表面上看是国内企业的斗争,实际上是幕后韩国LG主导的中韩商战。这两种技术互相吹捧,互相贬低。谁更好还得由市场来决定。”

4K:服务滞后,行业混乱

说明技术领域的内斗并没有带来市场的繁荣。急于寻找出路的彩电企业开辟了技术斗争的第二战场——4K超高清。

与普通全高清电视相比,电视尺寸越大,人眼近距离观看节目时会看到像素,也就是俗话说的颗粒感,图像往往会模糊。4K电视基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同样距离观看,其超高清分辨率让人根本看不到像素。因此,4K高清成为各大彩电企业争夺的新领域。

根据Futuresource Consulting发布的全球电视市场报告,尽管电视销量整体下降2%,但2015年4K电视出货量预计将增长147%,超过3000万台。

但实际上,虽然4K电视越来越普及,但与之配套的节目内容服务却相对滞后。

然而,片源不足的现实短期内很难改变。据了解,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真正的4K电视频道。在中国,从互联网上下载的数据存储容量有限的4K音乐mv和4K测试片成为消费者购买4K电影的主要来源,但往往仅够支持短期播放。意识到这个问题对市场的巨大影响,各大厂商纷纷进行技术调整。

比如康佳今年推出的9500系列电视,采用Scaler智能缩放技术,实现了2K到4K的点对点还原,完成了普通全高清信号到超高清信号的转换。创维等公司也在2K转4K方面做了技术改进。

那么,这种补救性的技术调整并不是解决4k节目源的根本措施。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不能实质性解决片源问题,4k高清不可能真正普及。

同时,网速问题也是制约消费者享受4K服务的重要因素。行业数据显示,在线观看4K超高清视频至少需要50M带宽,加上多屏或多室需求,需要更高的带宽和更高质量的网络保障。宽带发展联盟今年10月30日发布的《中国宽带速率现状报告》显示,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固定宽带互联网网络平均下载速率仅为7.90 Mbit/s。

此外,占全球4K电视市场需求约70%的中国市场,也面临着4K技术造假的诟病。早在2014年,一直以低价搅局彩电市场的小米、乐视等互联网公司,就曾被指使用RGBW panel的“假4K”电视,画质与真正的4K效果相差甚远。

争议的背后,传统家电厂商出人意料地没有出面补刀,而是选择了集体沉默。

有业内人士表示,部分彩电厂商为了迎合市场热度,偷工减料。虽然大部分4K电视采用4K屏幕,但在芯片和图像引擎上仍然保持2K配置,使得电视无法呈现4K显示效果,被称为伪4K。

针对国内4K电视市场标准良莠不齐的乱象,国家广播电视产品质量检验中心和中国电子商会于去年发布了《超高清显示认证技术规范》,在此基础上,超高清电视行业标准呼之欲出。

国内企业的技术真相空

不可否认,国内彩电企业近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海外市场,也与国际巨头角力,甚至抢占市场份额。

HIS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数据显示,韩国三星和LG的电视份额同比下降4.3%,失去的份额基本被中国企业抢走。拜中国企业所赐,日本企业也有客户流失的现象。业内人士认为,全球彩电市场已经呈现出中韩大战的格局。

但是,作为全球彩电市场多年的霸主,韩国企业显然不会对此无动于衷。

记者发现,不少经济观察人士的观点是,国内企业对电视技术的巨大投入仍以模仿国外技术为主,自主核心技术仍然单薄稀缺。在这种不利形势下,中国企业短期内只能做一个技术跟随者。

从等离子和液晶到现在的4K甚至8K,国内企业紧跟先进技术发展的步伐。经过长期的技术引进和吸收,就在国内面板企业开始逐渐掌握市场话语权的时候,韩国企业高调带着有机发光二极管面板来了,再次通过技术战实现了对中国企业的牵制。

全球领先的面板材料供应商德国默克集团(merck kgaa)的高管表示,韩国企业将成为有机发光二极管标准的推广者。有机发光二极管技术至少要到2017年才能在量产中显示出优势,而在此之前的技术“空档期”带来的风险很可能会转移到跟随者身上,陷入技术混战的中国企业可能会为此买单。

“要实现真正的技术突破,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就要大力培育中国自己的强势技术,创造全行业的良性竞争。技术创新应该服务于行业的进步,而不仅仅是眼前的利益。国内企业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才能真正与三星、LG等巨头比肩。”陈强教授告诉记者。

贝亚克地板:品质铸就辉煌 专业打造未来

贝亚克是浙江贝亚克木业有限公司的自有品牌,是现代地板行业集产品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龙头企业。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国内最早从事多层实木复合技术研发和应用的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壮大,现已成为“员工知识化、管理科学化、企业现代化、产

贝亚克是浙江贝亚克木业有限公司的自有品牌,是现代地板行业集产品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龙头企业。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国内最早从事多层实木复合技术研发和应用的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壮大,现已成为“员工知识化、管理科学化、企业现代化、产品科学化”的大型专业化地板生产企业。企业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拥有实木复合、强化复合、实木三大现代化木地板生产基地,数十条国际高精地板生产线,年产各类贝亚克地板近千万平方米。近年来,地板行业形势不容乐观,许多企业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为了适应市场,促进行业发展,贝亚克地板以强劲的势头扩张,满足市场需求,努力推进品牌建设。发扬品牌。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贝亚克地板如何灵活应对行业的形势和市场的变化?注重品牌推广,市场表现优异贝亚克地板在地板行业发展了16年,取得的骄人成绩有目共睹。贝亚克已经形成了覆盖全国20多个省市的销售体系。目前在全国各大中小城市拥有600多家专卖店,并与全球多家知名专业建材市场和超市结成长期战略合作伙伴。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09年,贝亚克建立了行业内首家标准化超五星级客服中心,积极推行客户满意度最高的“5+”服务,让每一位贝亚克地板客户都能享受到公司五星级的贴心服务。在国内工程市场,贝亚克与国内数十家房地产巨头建立了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如万科地产、浙江绿城、R&F地产、阳光100、华远地产等近年来,其在全国的市场份额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注重技术创新,立足长远发展。企业要想立足长远发展,就必须站在技术的最前沿,形成具有自身特色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这样才有真正的竞争力。贝亚克地板非常重视企业的技术创新。经过与景德镇瓷器研究所长达五年的技术攻关,巧妙地将青花瓷技术嫁接到地板生产中,成功研发生产出漆面耐磨、漆膜硬度、附着力、耐刮擦、耐高温、阻燃、耐刮擦、耐老化、防潮、耐水等综合性能优异的高品质地板& mdash青花瓷地板第一次实现了地板跃升到工艺美术的层面,满足了消费者在家居装修中对时尚、品味、美观的追求。几年来在全国各地大放异彩,屡创销售佳绩,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和肯定。贝亚克地板始终坚持“为消费者提供优质产品和星级服务”的经营理念。与时俱进,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我们一直专注于技术创新,不断推出新的产品和技术,以尖端的技术保证质量,以创新的焦点打造品牌。树立“以人为本”、“诚信敬业、勇于承担、合作创新、精益求精、以人为本、和谐发展”的文化理念。人是企业的灵魂,也是实现企业战略目标的主导因素。贝亚克地板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重视人力资源的开发和培养。每年组织员工参观学习,定期聘请专家对员工进行延伸培训和考核。创造团结积极的贝亚克地板企业文化,为贝亚克地板的持续发展和壮大提供坚实的基础。同时,贝亚克地板通过不断优化激励措施,完善奖惩机制,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和潜力,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增强企业的竞争力。注重品牌个性,演绎新奢华生活。贝亚克立志追求高品位家居生活,以纯粹的审美趣味引领时代潮流;努力营造一种长久的怀旧景观,让永恒的宁静之美永远在你心中。正如其核心品牌声明所说& mdash& mdash奢华之上,荣耀归家。贝亚克深刻理解家庭的内涵,倡导精神控制物质生活的理念,以不断满足现代社会人们对价值的理解,全面推出一种奢华而不奢、高贵而不贵的家居创造,为每一个热爱和理解生活的人打造全新的奢华生活家居时代,让家不仅成为避风港,更成为展示自我、体验荣耀的人生舞台。

废旧灯管回收陷入尴尬现状

废灯中的汞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位于宜兴的苏南固废处理有限公司,可以让含汞灯具“变废为宝”。也是国内首家专门从事含汞废灯回收和集中处置的企业。然而,公司成立五年以来,一直处于“饿肚子”的状态。2010年仅含汞废灯回收处置1010吨,回收金属汞150公斤,反映出危险废物回收渠道与企业处置之间的尴尬局面

废灯中的汞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位于宜兴的苏南固废处理有限公司,可以让含汞灯具“变废为宝”。也是国内首家专门从事含汞废灯回收和集中处置的企业。然而,公司成立五年以来,一直处于“饿肚子”的状态。2010年仅含汞废灯回收处置1010吨,回收金属汞150公斤,反映出危险废物回收渠道与企业处置之间的尴尬局面。

总经理徐伟忠说,早在1999年4月,公司就在环保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开始着手含汞废灯处置的攻关,最终填补了该项技术的国内空空白。并从各方筹集资金100多万元,在长三角地区率先建成了年处理含汞废灯1500吨的集中处理系统。”

据了解,仅在我国长三角地区,每年就产生约10万吨含汞废灯。如果及时对这些含汞灯具进行安全集中处置,不仅能有效消除汞对水和土壤的污染,还能为集中处理企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然而现实是,苏南固废处理有限公司一直处于“饿肚子”的境地。

许伟忠说,作为长三角唯一一家无害化处理含汞废灯的专业企业,各级环保部门要求含汞废灯必须交由他们处理,不允许“游击队”回收。“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与游击队的较量往往是失败的。因为我们回收要收费,他们是免费的。”许伟忠说,正是这种“回收难”,导致企业长期“饿肚子”。

据了解,该公司成立时,上海市有关部门承诺每年为该公司提供600吨“货源”,但目前上海市每年只发80吨含汞废灯。在无锡,近在咫尺的宜兴新庄镇,有15家主要灯具、灯饰生产企业,每年有近千吨含汞灯具报废,但企业每年只能回收几十公斤含汞废灯。

一位灯具生产企业的负责人说,他们一般把报废的灯具卖给玻璃器皿生产企业,每吨100多元。如果送到苏南灯具处置企业集中处理,不仅赚不到钱,还会倒着交处理费。他们当然不愿意。

省环保厅固废处一位负责人表示,对于含汞废灯的回收,日本和欧美一些国家的回收率高达90%,我国台湾省地区含汞废灯的回收率高达80%。一些专家建议,采取经济措施回收居民生产的含汞废灯是可取的。比如新灯的销售价格是5元,只需要4.5元就可以把废灯换掉,这样就可以鼓励人们参与到废灯的回收中来。“为了调动社会各方面特别是社区居民的积极性,对做得好的街道、社区、乡镇负责人要给予鼓励和表彰,鼓励表彰的费用通过‘回收处置基金’落实。”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导师朱教授说。